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果然还是要看脸的 > 第十七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十七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十七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2/2页)

平气和的请,却没有说明确。
  
  反正人只要带到就算交差,犯不上得罪皇后娘娘。
  
  想到这里,刘首领也笑笑:“巧了,皇上也命请郡主面圣。”
  
  “嘿嘿,可不是巧了么?”颜公公满脸挂着笑:“既然一路,那郡主坐奴婢带来的车吧。”
  
  说完示意林汝行跟上,然后在刘首领的目送下大步迈出了门。
  
  刘首领缓过神来向院内禁军命道:“跟上!郡主下了车就带到皇上的励治殿。”
  
  二夫人和林颂合都在祠堂,等接到消息时,宫里两队人马刚刚走。
  
  听宋管家回完话,二夫人又钻进了祠堂。
  
  进了宫门,遇上刚下马车进宫的陈士杰,陈士杰穿着官袍,第一粒扣子裂开着,见一群人浩浩荡荡往励治殿走去,不由好奇。
  
  他刻意停下来等他们走近,看到队伍中间的林汝行,颠颠儿跑过来。
  
  “喂,你摊上事儿了?”
  
  林汝行此时心烦意乱,哪有心情搭理他,冷冷地回了一句:“太常卿大人想必开心得狠吧?”
  
  陈士杰一脸大义凛然状:“这叫什么话?虽然你得罪过本官,但本官像是那种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的人么?”
  
  “陈大人现在不就是在落井下石么?”
  
  陈士杰又一脸无辜样:“不是,本官怎么落井下石了?你自己闯的祸还想不认?”
  
  这话听起来,是整个武朝的大臣们都知道她要谋害皇嗣了?
  
  “你走慢点!你求求本官,本官或许能帮你一把。”
  
  林汝行边走路,边拿余光瞟了他一眼,你不趁我病要我命就谢天谢地了,信你还不如信二夫人每天拜的那些神仙呢。
  
  陈士杰见她不搭腔,自顾自喋喋不休:“你说人家张子瑞以前那么老实一孩子,让你都给教成啥样了?光天化日啊,一连掐了七个宫女的脸蛋儿……”
  
  “呶,就是在这儿,啧啧……如此秽乱行径简直朝野震惊!”
  
  林汝行忍不住停下脚步:“我相信张子瑞不是这种人,其中必定有冤情。”
  
  “冤个屁,他自己都认了。”
  
  “那也不是我教的,陈大人听过哪个为人师者会教学生在宫中调戏宫女?”
  
  “嗯——”陈士杰频频点头:“那倒也是,唉,没想到张子瑞竟然是这种人呐。”
  
  被陈士杰这一搅合,林汝行心里更烦躁了。
  
  张子瑞的事还没弄清楚,自己又被安上了谋害皇嗣的罪名,我这哪是魂穿,我这是来替前世的林汝行还债来的吧?
  
  不过看样子,陈士杰好像还不知道她这次进宫所为何事,不然这搅屎棍子都不够他当的。
  
  励治殿内气压非常低,她一进殿心里就开始压抑了。
  
  除了皇上和皇后,祝耽跟史进竟然也在,再加上在她身后进殿的陈士杰,人倒是满全的,这是都紧赶慢赶看她热闹来了?
  
  皇上脸上清清楚楚写着“不爽”两个大字,皇后娘娘则满目担忧地看着她。
  
  颜公公附耳在皇后身边说了几乎话,皇后冲他赞许地点点头。
  
  “和平啊,朕有几句话要问你,你务必如实回来。”
  
  林汝行跪地答道:“遵旨。”
  
  “前几日韵贵妃派人去皇后宫中请你去瞧病,你并没有去,对不对?”
  
  “因为那日臣女得了风寒,皇后娘娘忌讳着贵妃娘娘身怀龙嗣,怕过了病气给她,故此未去。”
  
  皇上瞥了皇后一眼,又问道:“那你可将药方传递给贵妃宫中的宫人?”
  
  “药方不适合怀孕者使用,臣女自然不敢擅自传递药方。”
  
  皇上坐在龙椅上探了探身子,一名内监拿着一纸药方递到林汝行手上。
  
  “朕再问你,此方可是你独家秘制?是否还有其他人知晓此方?”
  
  林汝行费力地看着纸上的字迹,果然是她制水杨酸的配方和流程,就是配比不太对。
  
  “除了臣女,还有太医张子瑞知晓此方,但此方剂的配比与臣女的有些出入。”
  
  按照他对张子瑞的了解,这人对业务可谓精益求精,没有道理自己刚制出来的方剂就敢给怀孕的嫔妃用上啊。
  
  所以,这个方子到底是哪里流出来的呢?
  
  皇上冷笑一声:“还真是师徒同心,连证词都是一模一样的。”
  
  “皇兄,据臣弟所知,和平郡主并没有答应收张太医为徒。”
  
  殿内的人显然没料到祝耽会在这种事上发表看法,所有人齐刷刷看向他,尤其是皇上,满脸的不可思议。
  
  祝耽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点突兀,又解释了一下:“前几日臣弟去齐宣侯府送谢礼,恰巧遇到张太医去府上拜师,被郡主的丫鬟连人带礼物都扔了出来。”
  
  林汝行不敢纠正他是因为见了你才吓跑的,只能用沉默表示赞同。
  
  皇后娘娘好奇道:“竟有此事?”
  
  林汝行抬头回道:“王爷确实好记性。”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陈士杰贱嗖嗖地说:“没准张子瑞叛逆呢,既然你执意不肯收我,那我就故意改一下药方的配比试试威力,不然你还觉得你教得多好呢哼哼。”
  
  “太常卿!不得妄言!”皇上提高了嗓门喊了一声。
  
  陈士杰撇了撇嘴退了回去。
  
  林汝行彻底服了,一人说话,另一人有理由拆台,没有理由制造理由也要拆台,这俩人肯定不是夺妻之恨,是剁鸡之恨吧?
  
  皇上烦躁地掐了掐眉心:“都说药方没有传递到贵妃宫中,可是贵妃用了此方剂,片刻就面色赤红如布,疼痛异常,导致胎气大动,朕亲见,贵妃的脸如同被火炽过一般十分骇人。”
  
  林汝行听了不由心惊:“敢问皇上,贵妃的方剂最先是谁呈来的?”
  
  皇上叹口气,说道:“将人带上殿来。”
  
  一个女官惊恐交加、踉踉跄跄地进来,匍匐在殿内喊冤:“皇上,奴婢冤枉!”
  
  她抬起头,林汝行一看,正是那日去凤仪殿中去请她的韵贵妃的贴身女官清菱。
  
  皇后看见她也一脸不悦,语气严肃:“此方是何人交予你手,从实招来!”
  
  清菱伏下身子抽泣:“娘娘明察,未有人交给奴婢药方,是奴婢命人打扫院子时,在廊檐下捡到的。奴婢以为这是郡主之前给皇后娘娘开的方剂,贵妃求医心切,又见娘娘症候与她一模一样,便命人按方炮制了此药。”
  
  皇后听完气得使劲一拍椅子把手:“一派胡言!郡主只是带了药来,何曾在本宫那里留过药方?你这是想污蔑本宫杜撰药方谋害皇嗣吗?”
  
  陈士杰伸出脚丫子踢了清菱一脚:“说,谁给你的胆子污蔑皇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三寸人间 私密按摩师 大魔仙 娇医 仙宝 大荒剑圣 妖者为王 仙道公允 圣灵血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