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七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1/2页)

    深夜,林汝行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

    祝耽这一趟来的莫名其妙,这个赏赐送的更是莫名其妙。

    王爷下赏,虽然不能像皇后娘娘那般阔绰,至少也要像张子瑞那样准备些礼品,也算有个赏赐的样子,拖个大活人过来当面打给自己看算怎么回事儿?

    这又不是两军交战,斩获了敌军将领的头颅或者擒获了战俘拿去给朝廷邀功。

    八成是这武召王打仗打傻了,连社交礼仪都忘了。

    “橘红,你睡了吗?”

    林汝行小声叫了声隔壁的橘红。

    “哎,小姐。”

    橘红披了件外衫,急走进来:“小姐,你怎么了?”

    林汝行拉她到身前,将烛火移近了些,在灯下摊开手掌。

    “诶?我怎么不记得小姐有这样一串手钏?”

    说完拿起来细细瞧着。

    “这不是我的,是史进的。”

    橘红吓得捂嘴:“棺材板磨成珠子穿的手串儿这么快的吗?”

    林汝行敲了她额头一下:你在想屁吃。

    “你还记得吗?那天在树林里,史进替我拔钉子时,从他手上滑脱的。”

    橘红凝神回忆了一下:“想起来了,难怪小姐当时在地上扒拉了两下,我还以为您打发鞋面来着。那您干吗不还给他?这手钏是私物,万一被旁人看到,可就说不清楚了。”

    林汝行愁得直皱眉:“我也想啊,但是你看他当时气焰嚣张的样子,我一生气就忘了这事了。”

    “那今天您还给他也行啊。”

    “谁说不是呢?我还以为今天他们就是来寻手钏的呢,谁知道后边的事千奇百怪的,我一着急,这不又给忘了嘛!”

    橘红想了想说:“若小姐不便,哪天见了史大人,奴婢给他就是了,就说是奴婢捡到的。”

    “也好。”

    林汝行顺手收起了手钏,心里想的却是最好再也不见。

    武召王府。

    祝耽在书房里处理军务,史进在旁奉了一杯茶。

    一封书信还没看过一半,史进又端着茶壶过来。

    祝耽合上信,盯着史进:“你有事?”

    史进挠挠后脑:“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再去齐宣侯府?”

    “上次本王说要给齐宣侯府送赏,你就极力阻挠,便不去了。”

    史进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偏就您记性好行了吧?

    “那、那什么、属下的手钏丢了,想是今天不小心落在了侯府,王爷您也知道那是属下的私物,若是丢在别处还好……”

    其实手钏好像有几天没见了,最近忙着一直无暇去找,也不知道到底落在哪儿了。

    祝耽起身,扭了扭脖子,伸了伸肩膀,漫不经心地说:“这事倒是不能拖着。”

    史进赶紧上前殷勤地帮他挪开椅子:“是啊,是啊,别再闹出什么误会来。”

    “那便派个人悄悄去问问。”说完走出了书房。

    史进紧跟上:“还是属下自己去的好。”

    “不好,你身份显眼,反而容易生出闲话。”

    “王爷……哎,王爷……”

    祝耽不理他,径自迈进卧房:“清池,更衣。”

    他的贴身侍女秦清池迎出来替他宽衣:“王爷,浴汤备好了。”

    史进只好悻悻地回去。

    京中的天气一天天热起来,虽然她上次离开凤仪殿时叮嘱安女官要将娘娘的药冰起来,但又三五天过去了,约莫快要换新的了。

    所以头天傍晚,她们又采了些树皮和树枝,今晨一大早就炮制好。

    一切收拾妥当,正准备进宫,突然宫里来了几个内监,急着要见林汝行。

    她以为娘娘的病情又加重了,心里惶惶着跑去前厅。

    为首的内监回禀说:“娘娘口谕,今天早朝张太医被弹劾言行无状调戏宫女,节骨眼上,郡主能避则避吧。”

    言行无状还靠谱,调戏宫女?

    他有这个胆色?

    “这位公公,该不会是有什么误会吧?”

    那内监摇摇头:“这些奴婢就不知了。”

    林汝行看了看手里的水杨酸,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事说起来跟我也没太大关系,但是娘娘的药不能再拖了,我定要面诊才行的。”

    橘红在旁边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角,示意她听这内监的。

    内监有些为难,颇小声地说道:“宫里传闻郡主是张太医的授业恩师,郡主果真觉得没有关系吗?”

    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古语云子不孝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啊。

    “敢问公公,现在张太医人在哪里?”

    “御史台,张院使和张太医都已被革职,若罪名确凿,徒三年,永世不得入京。”

    张子瑞你个混账啊!这才几天不见,你到底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难怪皇后娘娘特意派人来给她送信,原来是严重到这般程度了。

    林汝行左思右想,决定暂缓进宫。

    “咣!”

    门外一声巨响,林汝行心里不由地揪了起来,她陡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队禁军列队闯进来,迅速将院子包围。

    禁军首领站在院中大喝一声:“齐宣侯府和平郡主涉嫌谋害皇嗣,给我拿下!”

    几名禁军扫视了一圈,冲着林汝行就冲过来。

    方才为首的内监不露痕迹地闪身挡在林汝行身前,笑嘻嘻说道:“刘大人来得急,能够先容奴婢先将皇后娘娘的口谕传完呀?”

    姓刘的禁军首领忙抱拳:“原来颜公公也有公务,您先来先请。”

    谭公公依旧笑嘻嘻,躬身对林汝行说道:“近日娘娘面疱好了大半,特命奴婢请郡主今日进宫复诊。”

    林汝行会意:“那便动身吧。”

    谭公公按了按她的胳膊,示意她稳住,依旧不急不缓说道:“上次郡主进宫,恰逢韵贵妃也生面疱,不如郡主多配点药一并带去。”

    林汝行也笑笑:“公公有所不知,我也听说韵贵妃有孕在身,只是这剂方子不能给有孕之人使用。”

    谭公公点点头,转回身看向刘首领,仍旧挂着营业性的微笑:“耽误刘大人了,奴婢的话传完了。对了,刘大人找郡主是何事来着?”

    刘首领将两人刚才的对话在旁听得一清二楚,这其中像是有什么误会。

    很明显,看颜公公的态度,和平郡主是皇后娘娘要罩着的人,而皇上口谕只说让他来将和平郡主带进宫,至于是五花大绑的拿还是心

  第十七章:屋漏偏逢连夜雨-->>(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