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一章:一直是个死扑街 (第1/2页)

    第二天一大早,林汝行便带着橘红开始忙活。她将大概一公斤的树皮切成小段,让橘红将树枝截成三十厘米的大段。

    想想还需要大概二十公斤的水,她的闺房里可没有这么大的锅,于是又将东西搬到厨房。

    府上的厨娘解大姐正在涮锅,见到林汝行和橘红端来两箩筐的树皮和树枝往厨房走来,立马就扔了炊帚,一溜小跑回到她住的下房里,掏出一个小本本,数了数上面画的道道,嘴里不停念着:“府上已经穷得开始吃树皮了,还欠我十八天的工钱没有给,这可怎么办哇?”

    跟她住一屋负责洒扫的阮大娘从炕上呲溜爬起来,吐了嘴里的瓜子皮:“呸!走,找他们要工钱去!”

    解大姐有些为难地合上小本说道:“算了,府里夫人小姐们都对咱们这些下人们不错,就……等月底再说吧,我先去干活了。”

    阮大娘一把扯住她:“撑到月底岂不是又白干半个月?我早看出来了,这侯府就是个空架子,听前头账房上的说,从她们搬到这宅子一直到现在,府里没丁点钱串子动静响过,还是靠随旨赐的百两黄金一直撑着,搬来当天付了路资镖资外加打赏宫里送赏的小内监们就除了大半,这阵子夫人出门上香、姐儿们逛铺面、置办物件、再加上阖府嚼用,半月后还能剩几个子儿?”

    想想又说:“就这还是前边的给她们夹紧了指头缝合计着过的。”

    解大姐笑笑说:“这么大个侯府呢,再难也不至于差咱们几个粗使下人的工钱。”

    “驴粪蛋上挂霜——面上光罢了。你当这齐宣侯在那穷乡僻壤的地方过来,还跟你论什么地位脸面了?若受封完她们拍拍屁股离了京城,做苦的还不是咱们这些下人?”

    说完她朝林汝行住的厢房努了努下巴:“就那屋里的正经主子,不还是绊在了贾人的门槛外边?简直不要太丢脸……”

    解大姐听她话头有些不对,赶紧岔了话题:“你也是个有福不会享的,听你常说当今受皇上盛宠的韵贵妃是你家远房亲戚不是?你何不托人捎个信,便去宫里伺候,那得多大的体面?”

    阮大娘没想到平时老实巴交地解大姐也会扎她软刀子,刚要给自己找补,却见她一掀门帘子出门去了。

    阮大娘少不了在她身后骂:“怂包软蛋一个,你不去老娘便去,要紧的你好人做到底,千万不要我拔撅你倒牵了驴。”

    解大姐已经走到院子里,匆忙回了一声:“我心里有数。”

    这厢厨房里,橘红已经在六十四印大锅里添满了水,林汝行正在底下蹲着拉风箱。

    解大姐心里有丝愧疚,赶忙跑过去替下林汝行。

    林汝行见解大姐一脸心事重重地样子,随后说了句:“你若累了便歇着,这活儿我小时也做过,难不倒我的。”

    解大姐不敢看她,只低头重复一句,小姐歇着,我来。

    木柴果然火硬,锅很快开了,她将树皮一股脑倒进去,嘱大火煮沸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后取出液体。再跟之前一样煮法,然后将两液合并过滤装瓶,得到大概有两升左右的液体。

    橘红那边的柳树枝在另一口小锅里也是一样煮法。

    刚收拾停当,阮大娘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款款而来。

    “哎,见过

  第十一章:一直是个死扑街-->>(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