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章:死变态 (第1/2页)

    史进赶紧跑过去,看清了状况后更是惊讶:“怎么是你?”

    林汝行此时正蜷着腿骑在树干上,裙裾被剑刃紧紧钉在树上,她没好气地说:“姓史的,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看见有人还拿剑扎过来,要不是你准头不行,今天我就交待在这儿了你知道吗?”

    宋管家吓得面色惨白,小声在底下提醒说:“小姐,这可是皇上的镇抚使大人……”

    “镇个屁的使,我看他是专门镇本小姐的还差不多。”

    想了想觉得这话好像把自己骂了,果然是盛怒之下口不择言呐。

    史进也一脸没好气:“问你话呢,你带着下人跑到树林里来做什么?”

    林汝行凌空朝下踢了踢腿:“找这个。”

    史进蹲下仔细看了看:“这不就是些柳树皮和柳树枝子吗?要来何用?”

    林汝行不屑:“跟你说你也不懂。”

    史进转身就走。

    “姓史的,你给我站住!我还在树上呢!”

    史进停住,转身抱着膀子挂着一脸笑:“那你下来啊。”

    林汝行快哭出来:“我……我的襦裙被你钉在树上了。”

    橘红听罢赶紧走到树前,使劲蹦起来去够那支全部没入树干的袖里剑。

    一下、两下、三下……

    宋管家也过来蹦,一下、两下……

    林汝行见史进只管看热闹,气得直骂:“姓史的,你等我下来的,我下来就把你老爹的棺材板磨成珠子穿串儿卖了。”

    史进也不恼,一直在旁老神在在地看着两人轮流蹦高,兴致高得不行。

    林汝行恨得牙痒痒,可是想想自己的处境,罢了罢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转头,换上一脸谄媚地笑:“嘿嘿,史大人,刚才我不该说你没准头,你这剑法实在是太准了……”

    “呵”,史进上前一把将剑拔出,又看着她一步步从树上挪到地上来。

    她刚落地,史进就一脸鄙夷地看着她。

    “郡主可真是处心积虑啊。”

    林汝行弯腰在脚底下扒拉了几下,刚站起身就听他来了这么一句。

    她反问道:“我处心积虑被你射了一剑?”

    史进轻哼一声:“你知道王爷今日去青岚观探望太后娘娘,这条路是必经之路,故意闹出点动静来引王爷注意,确实是比那些只在闹市围观的姑娘们高明了一些。”

    林汝行扶额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指着他大骂:“你放的什么罗圈屁!本小姐来这儿找点药材还能被你按这种罪名,你这么担心别人打他的主意,怎么不自己嫁给他?”

    橘红忍不住掩口轻笑,史进带来的几个侍卫也都低着头努力憋笑憋得浑身发抖。

    史进被她骂得面色通红,临走时恨恨说了一句:“好歹是个世家女,如此谈吐,简直有失闺门风范!”

    林汝行不依不饶地在他身后又大声骂了一句:“史大人不失闺门风范,下属做的像主母!”

    宋管家吓得不行,连忙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林汝行笑一声:“怕他什么?死变态!”

    史进耷拉着脑袋回到了街上,祝耽在车里有点不耐烦地问:“去了这么久?”

    史进将马牵给侍卫,自己也上了马车。

    “是和平郡主。”

    祝耽点头:“嗯,本王听到了。”

    史进神色有些不自然:“王爷都听到什么了?”

    

  第十章:死变态-->>(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