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龙头中文 >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 第70章:他的初恋

第70章:他的初恋

第70章:他的初恋 (第1/2页)

眼看着“双十一”越来越临近,陆佳宜最近每天都在外面应酬,谈广告投放的问题。
  
  最近喝酒喝得不知今夕何夕的,那些儿女情长的烦恼都被那点黄汤稀释得没有了。
  
  所以说,女人的矫情都是闲出来的。
  
  只要稍微一忙,别说男人了,她连自己是谁都快忘记了。
  
  晚上又约了几个广告界的大老板吃饭。
  
  一般来说,这种饭局除了“特殊服务业”的工作人员,是鲜少有女性的,所以,陆佳宜一般都是整张桌上唯一的女人。
  
  然而今天,这一桌席上,除了陆佳宜,还有一个让陆佳宜非常意外的大美人。
  
  这美人,又陌生又熟悉。
  
  因为她是易泽成唯一承认过的“前任”,许久以前在服装店里碰到的那位Lily。
  
  今天的Lily有点和之前不一样,化着隆重的妆,头发盘成复古的发髻,一身深绿色绒面小礼裙搭配一条绿色翡翠项链,看上去贵气十足,和上次看到的憔悴模样完全不同。
  
  陆佳宜差点没认得出来。
  
  在座的大部分都是熟人,除了介绍那个女人是“Lily小姐”以外,没有介绍任何和她有关的信息,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似乎对她比较熟悉,也还算尊敬。
  
  不得不说,这个Lily看着娇滴滴的,实际上非常豪爽,在场劝酒的几乎来者不拒。
  
  一开席就为“章总”的缺席罚酒三杯,还是白的,这酒量也是不可限量。
  
  陆佳宜猜测她应该是这个什么“章总”的爱人,但这个“章总”到底是哪个“章总”,这Lily吧没细说,所以,陆佳宜也不好意思问。
  
  因为易泽成的原因,陆佳宜忍不住一直偷偷打量那个女人,看着她长袖善舞,周旋于各个老狐狸之间,游刃有余。
  
  陆佳宜突然有了一丝好奇,这么美丽大方又能力超群的女人,易泽成究竟为什么和她分开呢?
  
  酒过三巡,Lily终于坚持不住了。
  
  因为陆佳宜明显感觉到她脸色变白,正有些担心,就见她扯着场面的笑颜颤巍巍站起来,向在座的人告罪,然后才婷婷袅袅走去了洗手间。
  
  她一走,在座的人继续喝着闹着,陆佳宜侧过头,与身边坐着的一个与她还算熟的老总攀谈起来:“张总,这个Lily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张总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门外,然后鄙夷地回答陆佳宜:“害,还能是谁啊,不就是那个章非凡的外室。”
  
  一听到这个名字,陆佳宜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要是他没记错,章非凡好像是易泽成的大学的学长啊。
  
  虽然陆佳宜对章非凡这个人不是很了解,但以前就听易泽成提过,他们以前关系很好的,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两人闹掰了。
  
  靠!
  
  这算是什么关系?
  
  Lily和易泽成分道扬镳之后,转身投靠了易氏的死对头?
  
  章非凡旗下youyige
  
  这么一想,怪不得她不和易泽成在一起了,感情是投奔了更大的树。
  
  只是,顾廷宇不是都是个老头子了吗?
  
  而且,他好像有老婆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问:“这外室?是字面上那个意思?”
  
  陆佳宜欲言又止。
  
  张总意有所指地一笑:“顾廷宇有好几个外室呢,她只是其中一个。”
  
  得,顾廷宇这男人,难怪顾未生以前那么恨他。
  
  好几个外室?他真把自己当古时候的皇帝了?
  
  不过,别人的事,她也管不着,只能感叹,有钱还真是为所欲为啊。
  
  这种场合,想来顾廷宇也不可能来,这Lily可真是拼,明知是鸿门宴还是来了。
  
  看来有钱男人的后宫也不好混,现代宫心计。
  
  这女人可真是神秘啊,也真是能霍得出去。
  
  张总抿了一口酒,压低了声音对着陆佳宜继续说道:“我听说顾廷宇最近离婚了,你知道这事吗?”
  
  陆佳宜更加惊讶了。
  
  这一晚上收到的讯息简直比她一整年的信息还要复杂,还要劲爆。
  
  她实诚地摇了摇头,顾廷宇这种人毕竟离她的生活太遥远了,所以,她很少关注。
  
  张总鄙夷地白她一眼,继续说着:“顾廷宇一离婚,后宫炸开锅了,几个外室都在争宠,就看谁能上位了。”
  
  他皱了皱眉,感慨地评价:“这Lily也真是看走了眼,放过了易总这么好的潜力股,挤破头给人家当小老婆。”
  
  “……”
  
  陆佳宜听了这么爆炸性的八卦,整个人都感到几分纠结,拿了包,也去了洗手间,她想洗个脸醒醒神。
  
  不管是易泽成还是顾未生,他们远比她想象得要复杂,故事也更多。
  
  走进洗手间,内间时不时传来痛苦呕吐的声音,弄得陆佳宜也有点犯恶心了。
  
  她顺手打开水龙头,试图用哗哗地水声掩盖那令人反胃的声音,掬了一捧水拍向自己的脸颊,整个人立刻清醒了几分。
  
  洗完脸,内间呕吐的声音也停止了。
  
  陆佳宜刚按下水龙头,就从镜子里看到内间的人一步一步摇晃地走了出来——竟然是Lily。
  
  两人自镜中四目对视,都没什么好颜色,上次的事,显然她也是记得的。
  
  Lily几步走了过来,打开水龙头,漱了个口,模样有些狼狈。
  
  她平息了一会儿,才将手伸向那哗哗放着的水流中。
  
  十根手指白皙软嫩,保养得宜。
  
  陆佳宜拿纸巾擦净脸颊,补了点粉,又擦掉了眼角的晕妆,最后用手指捋了捋鬓发,确定自己形象良好,才转身要走。
  
  刚走出两步,站在陆佳宜背后的Lily,突然开口叫住了她。
  
  “陆小姐。”
  
  陆佳宜有些错愕地回头,不动声色看了Lily一眼。
  
  Lily脸上没有笑意,只是淡淡看着眼前的陆佳宜,眼中有几分酒醉的红血丝:“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瞧不起我?”
  
  陆佳宜抿了抿唇,不卑不亢地说:“你说这话我有些听不懂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Lily小姐,好像并不熟吧。”
  
  Lily突然扬起了头,十分笃定地说:“除了我,没有人能在易泽成面前与众不同。”
  
  易泽成?
  
  又是易泽成。
  
  陆佳宜听了忍不住笑:“为什么呢?”
  
  她缓缓走近她,依旧带着笑容,“因为我是他的初恋。”
  
  原来如此。
  
  在易泽成和姐姐在一起之前,她就听说易泽成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初恋,原本都要谈婚论嫁了,因为意外没有在一起。
  
  自那之后,易泽成身边的女人都有初恋的影子。
  
  她从第一次见到Lily的时候,她就觉得她似曾相识。
  
  原来是这样啊。
  
  这个前任果然是重量级。
  
  陆佳宜眨了眨眼睛,良久才微笑着对Lily说:“可惜了,我和他并没有你想象中那种关系。你还是可以继续你的与众不同。”
  
  Lilt没想到陆佳宜居然是这样轻描淡写的态度。微张着嘴唇,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只是难以置信地质问着她:“你不在乎?”
  
  陆佳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背,裸色的高跟鞋上滴了一滴水,看上去十分怪异,她俯身擦掉。
  
  重新起身,陆佳宜透过镜子看向Lily,很是郑重地回答了她。
  
  “是的,我不在乎。”
  
  ……
  
  陆佳宜今晚其实也没有喝多少酒,但她越坐就越觉得如坐针毡。
  
  她必须承认,她受到了Lily的影响,说出口的那些漂亮话,多少还是有些不够底气。
  
  她并不如她自己想象的那么满不在乎。
  
  她好奇着易泽成和Lily的过去,更想知道她在易泽成面前的“与众不同”,到底到了哪个地步。
  
  Lily不论在厕所里吐得多么狼狈,在酒桌上始终显得游刃有余,面对那些不怀好意地劝酒,她也懂得适时地挡掉,一看就是常年浸淫在这个圈子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三寸人间 私密按摩师 大魔仙 娇医 大荒剑圣 仙宝 妖者为王 仙道公允 圣灵血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