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龙头中文 >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 第69章:备战双十一

第69章:备战双十一

第69章:备战双十一 (第1/2页)

没走多远,陆佳宜就被人挡住了去路。
  
  来人是那样急匆匆的,一贯气定神闲的易泽成,在此时此刻,气息竟然有些紊乱。
  
  在她的印象里,易泽成永远都不会有这么慌张的一面。
  
  陆佳宜缓缓抬起头看着易泽成那张表情肃然的脸孔,不知道为什么,陆佳宜第一次感受到了这张脸孔的亲切,那暖意像毒品一样,引诱着陆佳宜向前。
  
  “你能陪我一下吗?”陆佳宜对易泽成说。
  
  她开始在皮包里找钱,像易泽成这样的男人不是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她知道。
  
  可是她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钱,她的钱包放在车里了。
  
  这认知让她好难过,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难过得眼泪刷刷地掉着,大颗大颗地掉落在她的手背上。
  
  “怎么办?”陆佳宜有些无助地看着易泽成,说道:“我没有带钱……”
  
  她的眼神委屈极了,那么看着易泽成,易泽成只觉心全揪在一处。
  
  “这次免费。”
  
  易泽成一颗一颗解开了风衣的纽扣,手臂一伸,将陆佳宜揽进怀里,他展开风衣,把她整个收在衣服里。
  
  陆佳宜缩在宋凛的衣服里,肩膀轻轻地抖着。
  
  易泽成知道她在哭,即便没有一丁点声音。
  
  他紧紧地抱着陆佳宜的肩背,像安抚孩子一样。
  
  他说:“别哭,再哭就不漂亮了。”
  
  有些人从来都不是什么温柔的人,可是一温柔起来完全不是人。
  
  陆佳宜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些讽刺,以前她被易泽成伤害得很深的时候,是顾未生在她身边安慰着她。
  
  而如今,一切都变了。
  
  曾经伤害她的人,如今变成她唯一的依靠。
  
  陆佳宜觉得自己好像腻进了什么温柔乡里。
  
  就那么稀里糊涂地被易泽成带回了家。
  
  她被易泽成很轻柔地放到了床上。
  
  易泽成见陆佳宜躺在床上没什么反应,轻手轻脚拿了衣服准备去洗澡,临走还体贴地给她盖了床毯子。
  
  易泽成走后,陆佳宜才慢慢睁开了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也许从头到尾都是一片空白。
  
  易泽成是进房的时候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
  
  他撇头用余光瞟了一眼陆佳宜,见她情绪已经平复,人也醒着,便随口一问:“我倒是很好奇,今天是谁把你弄成这样?”
  
  陆佳宜眼睛眨了眨,脑子里清明了一些,用调笑地口吻问:“怎么,你要替我报仇吗?”
  
  说着,媚眼如丝地看了易泽成一眼。
  
  易泽成轻轻挑眉,微笑着与陆佳宜对视,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不是,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他做得很好。”
  
  陆佳宜被泼了冷水,猛得坐了起来,也顾不得乱糟糟的头发,只是死死地盯着易泽成道:“你这意思是,你也想要让我哭吗?”
  
  易泽成正在开柜子的手顿了一顿,他背对着陆佳宜,陆佳宜有些看不清易泽成的表情,只听见他用那低沉的声音淡淡地说:“如果有一天,我能轻易让你哭了,那么那时候,我一定是最不想让你哭的人。”
  
  仿似汹涌多年的火山突然迸射出热烈的岩浆,又似一直不沸腾的水突然满溢了出来,一股滚烫而浓烈的感觉在周放胸腔蔓延。
  
  陆佳宜下意识伸手按住胸前,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阻止那颗不听话的小心脏跳出胸腔。
  
  半晌,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直到陆佳宜率先打破沉默。
  
  她轻叹了一口气,慢慢说着:“我们都是不会轻易交出心的人。这是太危险的行为。”
  
  不需解释,不需说什么,他们能懂彼此。
  
  相似的人是可怕的,默契,却也悲凉。
  
  不会远离,也不会深爱。
  
  易泽成没有回应陆佳宜,过了几秒,他回过头来问陆佳宜:“今天为什么要到那种场合去?那并不适合你。”
  
  陆佳宜见他面无表情,似乎完全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的模样,觉得有些堵,说话语气也变得有些刻薄:“凭什么不适合我?”
  
  进入刻薄模式的陆佳宜,正常人是无法与她沟通的,她长了一张利嘴,说不过打不得,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不和她说话是最正确的选择。
  
  易泽成其实并不了解她,可是他很聪明,懂得审时度势,选择不再接腔。
  
  陆佳宜见易泽成不理她,伸手想拉他,却不想一下子扯到了他腰上的浴巾。
  
  倏地一秒,易泽成变成不着寸缕地站在陆佳宜的面前。
  
  这场面连陆佳宜这种老流氓都忍不住脸红,偏偏易泽成跟个没事人一样。
  
  此时此刻,易泽成站着,陆佳宜正半坐在床上,这视角能让陆佳宜把易泽成的小兄弟全方位看得透透彻彻清清楚楚就差拿把尺量一下了。
  
  见陆佳宜呈现那种痴呆状态,易泽成笑她:“身经百战的人了,见到这玩意儿还会发呆?看来我的比较特别?”继而露出一脸自恋的笑容。
  
  陆佳宜看不得易泽成露出得意的表情,睨了他一眼:“一般电视剧里女主角都是心惊。我看到你这玩意儿,心寒。”
  
  说着,她站了起来,用非常同情的眼神对他说:“你这是身残志坚啊。”
  
  陆佳宜无心和他多纠缠,准备拿包回家。
  
  却不想,她刚走出两步,就被易泽成一拉一提扔在了床上。
  
  她一早就明白易泽成这样的男人不能挑衅。
  
  这一切在她预料之中,好在结局不算坏。
  
  他压向她的时候眼中闪着嗜血的狼光,迅速而果敢,有着雄性动物体能上的优越。
  
  也许那才是真正的他,热情而沉默,运筹帷幄也小心翼翼,自信,却又十分迷茫。
  
  她不知道现在对这个与她有着亲密关系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她怕自己会爱上他,这是一场成年人的游戏,爱上他就输了,她不喜欢输。
  
  事后,陆佳宜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
  
  易泽成见她肩膀裸露在外,用毯子给她盖了盖。
  
  陆佳宜孩子气地说:“别给我盖,这样比较好看,电影里女主角事后都是这个样子。”
  
  易泽成笑她:“我怕你风湿犯了,多大年纪了还当自己小女孩?”
  
  陆佳宜眯着眼睛笑得很开朗:“你不知道有钱人都没有年纪问题吗?”
  
  易泽成想了一会,很认真地说:“嗯,怪不得晚宴上你会摔得四仰八叉充满了奢华的贵族气息。”
  
  陆佳宜想到易泽成的及时出现,又想到他出现时的神情,有些意外:“你担心我?所以跟出来了?”
  
  只见易泽成右边的眉毛动了动:“我吃多了?”
  
  “切。”
  
  陆佳宜不由得白他一眼:“和你无法沟通。”
  
  “我们不需要用语言沟通,身体沟通就行了。”
  
  “也是,您日理万机,不能和您比。”
  
  易泽成则是特流氓地看了她一眼:“理万机?”
  
  “……”
  
  陆佳宜不由得瞪他一眼。
  
  他的脸距离她很近很近,那是很亲昵也很危险的距离。
  
  陆佳宜有一刻有些心神恍惚。
  
  “易泽成,”她喊着他的名字,突然很认真地问道:“要不我们做情侣吧?”
  
  易泽成忍不住笑:“你看我们俩般配吗?”
  
  陆佳宜轻哼了一声,说:“你确实也配不上我。”
  
  易泽成眯着眼看着陆佳宜,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我只和女人做情人。”。
  
  “好吧……”陆佳宜想了想说:“那包你要多少钱?”
  
  易泽成不由得嗤笑一声:“你包得起?”
  
  陆佳宜被他这一声反问问得有些恼火,气呼呼地说:“你是不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像你这样人入中年的男人外面一抓一大把。”
  
  陆佳宜如此不屑地形容易泽成,易泽成却丝毫不生气,只是伸手很自然地把陆佳宜揽进怀里,用他那一惯气定神闲的语气说:“你去抓一把给我看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灯花笑 赤心巡天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我本无意成仙 我的御兽真不是邪神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离婚后大佬宠我在心尖 我以道种铸长生 武侠世界的长生道士 你也不想秘密被人知道吧